新限塑令下,市場影響幾何?我們可以做什么?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0371-63932666(電子商務部)
0371-63958808(商務印刷部)
0371-63956290(業務部)
0371-63958392(辦公室)
傳真:0371-63955558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鄭州市二環支路35號
業務咨詢:QQ 1187036677
鄭州印刷廠,河南印刷廠,鄭州印刷公司,畫冊設計,鄭州包裝,書刊印刷,瑞光印務,河南省瑞光印務股份有限公司
行業動態

新限塑令下,市場影響幾何?我們可以做什么?

發布時間:2020-03-06   |   發布人:管理員  |  瀏覽次數:6

    1月19日,經國務院同意,國家發改委、生態環境部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見》。《意見》明確:到2020年底,我國將率先在部分地區、部分領域禁止、限制部分塑料制品的生產、銷售和使用,到2022年底,一次性塑料制品的消費量明顯減少,替代產品得到推廣。在嚴峻的新限塑政策下,作為塑料包裝的一種重要形式,復合軟包裝行業何去何從?  近幾年,復合軟包裝行業一直備受環保困擾,內憂外患。

  一方面,承受VOCs治理壓力。從2015年10月1日北京率先起征VOCs排污費,到2018年1月1日實施排污費改環保稅,再到一輪又一輪的環保督察,復合軟包裝行業作為印刷包裝行業中VOCs排放量較大的一個細分領域,在VOCs治理上,從被動到主動,從消極到積極,從亂象叢生到日益規范,在經歷一部分企業關停、一部分企業整頓之后,最終達成治理共識,治理手段日趨成熟。

  另一方面,復合軟包裝行業上游品牌用戶,對可回收、可降解、可再生復合軟包裝的需求日益強烈。這一訴求才是復合軟包裝行業在本質上取得可持續發展的關鍵,也是本文重點探討的話題。

  對于塑料的限制使用,還要追溯到2008年中國第一個“限塑令”,但該規定只針對塑料袋,且11年來收效甚微。在這期間,塑料污染問題被頻頻提及,品牌商或減量或回收,但并未對復合軟包裝引發革命性的變化。

  直至2018年10月,“我們的海洋”會議期間,在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的倡議下,包括強生、聯合利華、寶潔、雀巢、可口可樂等品牌商在內的250個生產商、零售商、包裝回收商、政府與非政府組織共同簽署了《從源頭消除塑料污染的全球承諾》,倡議從源頭消除塑料污染,主要追求3個目標:

  (1)消除有問題或不必要的塑料包裝,從一次性使用轉向可重復使用的包裝模式;

  (2)通過創新,確保到2025年100%的塑料包裝可以方便、安全地重復使用、回收或堆肥;

  (3)顯著增加塑料的重復使用或回收數量,并制成新的包裝或產品。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3月公布的階段性報告中,簽署企業已增加至350家,這些參與企業的總收入超過2萬億美元,占全球塑料包裝市場總收入的20%。其中,已經有107家快消品公司、零售商及包裝制造商承諾,到2025年制造100%可回收、可再生或可降解的塑料包裝。

  牽一發而動全身,這項全球性的舉措正在倒逼塑料包裝產業鏈做出正面的反饋。復合軟包裝作為塑料包裝的一種,大多采用不同材料(如PET、PA、EVOH、OPP等)復合而成,這些材料難以逐一分離,因此回收率極低,而已有解決方案如裂解、溶劑分離等,僅在試運行或小規模試驗階段,距離規?;?、商業化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為了徹底解決這個矛盾,復合軟包裝產業鏈各環節已經積極行動,通過對材料、工藝、設備的不斷研究和測試,初步形成了兩個解決思路。

 一是采用單一材料。該思路可以從根本上解決傳統復合軟包裝因結構復雜而難以回收的問題,但前提是不能犧牲包裝的性能。目前,通過對PE的剛性、抗拉伸性進行改善提升,可以實現對PET、PP、PA等薄膜材料的替代,使一部分復合軟包裝結構(如PE/PET、PE/BOPP等)變為單一材料結構。據了解,目前市場上已有3種技術方案可以提供,均通過拉伸來解決。

      (1)單向拉伸,即MDO PE,主要技術提供方——W&H。除了PE的剛性、抗拉伸性得到了很好的提高以外,W&H推出的MDO PE還具備較好的透明性、印刷適性以及熱封性能,熱封溫度可達170℃。圖1為采用MDO PE薄膜復合而成的自立袋。

  (2)異步拉伸,即縱向、橫向雙向拉伸,主要技術提供方——布魯克納,據悉目前在中國已有3家用戶。

  (3)三泡法拉伸,主要技術提供方——KUHNE,據悉目前在中國已有2家用戶。

  二是解決部分復合軟包裝層間分離問題。例如,用于肉食和奶酪制品的復合軟包裝,需要有阻隔氧氣的材料層,如PA、EVOH等,但通常這種復合軟包裝材料由于各層材料無法分離而導致其無法實現回收利用。

      對此,W&H吹膜設備配合新材料,可使復合膜中的阻隔材料PA和熱封材料PE分離,歷史上第一次使得阻隔膜的回收利用成為可能。如圖2所示,只要將上述采用新技術制成的阻隔膜放入水中,在一定溫度條件下即可實現分離。紅色材料為PE,由于密度小于水,浮在水面;白色材料為PA,由于密度大于水,沉在水底,由此兩種材料得到了完美分離。

  循環經濟有一個重要的原則,即在所有時間里,產品和材料在循環過程中都保持其最高價值。從技術循環角度來講,即意味著塑料包裝首先盡可能被重復使用,然后才是循環。塑料包裝廢棄物的循環再生有3個層級:閉環式物理循環、開環式物理循環和化學循環。

  閉環式物理循環,是將包裝循環至最初的應用,因此可以保持包裝材料的原始質量。其保留了包裝材料的價值,且可以反復循環,比如我們經常提及的瓶到瓶。但在國內,目前的物理循環基本屬于開環式,且基本只能循環一次。

  國際主流聲音認為化學循環是物理循環的有效補充,因為物理循環會逐漸降低聚合物分子的性能。我們還是需要一個最終解決方案,而化學循環可能就是答案。但化學循環的商業化案例很少,且在能耗和成本,甚至排放等方面存在很多挑戰。

      雖然面臨各種挑戰,但這種變化對于整個行業而言是一種倒逼機制,落后產能逐漸淘汰,行業集中度不斷提高,整個行業才能走向更好的可持續發展。


【文章來源:】 【打印本頁